不过到底是真的那么不屑一顾还是因为要掩饰自己的尴尬呢?又或者皆而有之呢?

    不然,为啥长面包的话多了起来?

    “你们懂得”一句似有内涵的话,懂得什么?

    反正二小明白。

    长面包不紧不慢、慢条斯理地开始吧啦吧啦,你听——

    一切都娓娓道来。

    “武装色不让你们练习是因为你们的身体还要发育,年龄还小的话,武装色最好是不要修炼,影响——”

    不用说,他也没说,反正那个“影响”之后的意思,场中二人都懂得。

    再次面无表情地扫视了二人一眼,威压感十足。

    接着就开始说到了与武装色霸气并称的“见闻色霸气”。

    “至于见闻色霸气啊,大体上来说,这关乎精神,你们不否认吧?”

    这里的长面包用词是讲究的!

    大海之上,“三色霸气”历史悠久,源远流长。

    这种潜藏在人体深处,属于人体未开发能力的东西,究竟该如何定义呢?

    公有公理,婆有婆理,至今大海上大致有概念但又“争吵不休”。

    但“争吵”、“辩论”、“讨论”才是正常的,无它,正因为这个体系如此之大,才能经久不衰啊!

    才能养活那一堆研究这些理论的人啊(笑)。

    无讽刺的意思,其实世人都一个模子倒出来,一边倒的话那就不对了。你必须标新立异,你必须跟常人观点不一样,这才有名望啊!(脱口秀既视感,不好多说。)

    何况,各路专家学者说的也未必不在理。

    如果真的瞎扯,估计早就尸首异处了,别忘了,这可是个超凡的世界,可能哪天有个看你不顺眼的强者就把你顺手收拾掉了。

    (说的什么瞎几把玩意儿,老子信了你个鬼呀,死去吧!就这样干掉了一个专家。)

    咳咳——

    “三色霸气”中,以见闻色争议最大。

    为什么呢?

    霸王色太过“高远”,武装色太过“普遍”,见闻色不上不下,牵扯到虚无缥缈的精神,因此争议最大。

    比如,“见闻色”是身体内的一种能量,这点好说,其实也不算怎么有争议,争议来了:

    见闻色霸气是一种“物质”。

    (大海上的确是有那么一派人认为霸气属于一种物质的,而且支持者不少。)

    好的吧,这般看来,也不算太有什么争议。

    但下面这个就有争议了,有人提出“见闻色霸气只有冷静状态才能确保使用”,啧啧啧。

    如今的观点,反对方认为:“情绪激动诸如悲伤、斗志昂扬、兴奋等也可以使用”,并找出实例反驳前者观点。

    前者也反驳,这种特例实际上“是情绪失常中的冷静”,两派人争论不休。

    大体如是,这个话题当今时代还是比较火热的。

    再比如,有人问“人一生下来就能感知生物强弱、感知一定的气息,不过有强有弱罢了,这样说的话,岂不是每个人都是天生见闻色拥有者?那这种感知到底算不算见闻色呢?第六感、直感之类的能力算不算见闻色呢?······”

    这类问题争议也比较大。

    诸位看官懂了吧?

    诸如此类,林林总总,就不一一列举了。

    总之,大海上对见闻色的讨论比较多,其实想想也不奇怪,牵扯到精神是一点。

    以事实来说的话,这片大海上,见闻色方面,很容易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能力拥有者”,有些“异能向”的既视感。

    另外,又一个现实,那就是见闻色不以“实力”定,很可能一个弱不禁风的人拥有着堪称强大又或者诡异的见闻色能力。

    所以啊,见闻色霸气的议题经久不衰,既神秘又普遍,你说不讨论这个对得起这个世界嘛!

    瓦力瓦力,言归正传。

    这就是为什么长面包用词有些讲究的缘故,没看到长面包对见闻色的说明都要提前问一下俩小鬼的意见嘛,如果不认可这点,接下来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那好。

    我一直认为见闻色必然是与精神有关联的。

    这个其实再怎么争论事实都摆在这儿,精神必然与见闻色有一定的关联。

    那——

    见闻色霸气也不伤什么潜力啊,也不伤什么资质啊,小时候修炼怎么了?

    有什么关系嘛,为啥不可以修炼?对吧。

    你们两个曾经这般想过吗?”

    问了一下,但实际上也没期待俩小有什么回答,这也是一种技巧性演说,更类似自问自答,只听长面包接着说道:

    “但是——

    我一向不这么认为。

    不是说这个——世界上各大势力培养真正的苗子、嫡系的时候,所用的各种训练方法,都有一个禁忌,那就是绝不在一个人年轻的时候,孩童、少年时段教给他霸气的修炼方法,也包括见闻色霸气哈,是任何一种。

    不是说这个,我是说啊——

    我这些年也隐隐约约感受到了,见闻色有时候真的就像是说的‘物质’啊、‘生物电’啊等等等等吧,主动修炼的话——

    就像是这儿有座山,你把石头挖走了,你说这山是不是少了点什么东西?

    但是你们日常无意识使用的话,就不一样了,这有点像是你没动这山,但是地壳运动,这山上升了,这不就变相增加了山的高度了嘛。

    ······

    额昂啊西叽”

    声音越来越小,长面包说不下去了。

    因为他发现——

    没错,长面包说不下去的原因就在于,这种理念性的东西,这种理论性的东西,尤其这是自己的而不是别人的,有时候还真不是一个海贼所能系统地阐释出来的。

    还是吃了没有文化的亏啊!

    理论这东西,有时候的确高超,的确先进。

    当然,长面包其实已经有了自己的东西,甚至可以大概的表达出来,比世上大多数强者“强”太多了。

    大多数强者都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典范,会这个东西,也有自己的体悟,但你让他用语言表达出来,用一种书面化的方式写出来著书立说,天呐!

    饶了他们吧!

    (各大强者(跪地掩面而泣):臣妾做不到啊!)

    各大强者最喜欢的就是“干就完了”,培养后辈的做法也往往就是“揍一顿就好”了。

    就是这样!

    当然,这也体现了大海上的另一种社会现象。

    这就是为啥学术界能在广袤的大海上有一席之地甚至可以说影响深远!

    这世间可不仅仅只是强者的天下,又或者说,强者的概念可不仅仅是一群实力高超的人。

    细想是不是这个理!

    。

    te1808171